Loading...
  • 自拍+跳舞是命根 70歲關玲玲:探戈醫好我的中風
    自拍+跳舞是命根 70歲關玲玲:探戈醫好我的中風
  • 這部相機是她的命根,過去曾替她拍攝無數名人美景
    這部相機是她的命根,過去曾替她拍攝無數名人美景
  • 年逾七十,關玲玲仍到處求學,實行要舞到骨頭不曉動
    年逾七十,關玲玲仍到處求學,實行要舞到骨頭不曉動
  • 在大街上她慣了以三腳架和傻瓜機自拍,懶理途人投以奇怪目光
    在大街上她慣了以三腳架和傻瓜機自拍,懶理途人投以奇怪目光
  • 關玲玲曾跟布宜諾斯艾利斯收費最貴、年逾80歲的阿根廷名師Ra㶭l Bravo學跳舞。
    關玲玲曾跟布宜諾斯艾利斯收費最貴、年逾80歲的阿根廷名師Ra㶭l Bravo學跳舞。
  • 中風後,關玲玲帶着相機和三腳架全世界自拍,再用軟件創作具藝術感的作品,如今作品正在展出
    中風後,關玲玲帶着相機和三腳架全世界自拍,再用軟件創作具藝術感的作品,如今作品正在展出
  • 關玲玲中風後沒有自怨自艾,反而霸氣拋下一句:「我就不相信,中風後一定要坐輪椅
    關玲玲中風後沒有自怨自艾,反而霸氣拋下一句:「我就不相信,中風後一定要坐輪椅
  • 關玲玲把人生最愛的探戈和攝影結合,再加上梵高feel的藝術感,創作出別樹一格的畫作
    關玲玲把人生最愛的探戈和攝影結合,再加上梵高feel的藝術感,創作出別樹一格的畫作
  • 關玲玲到處飛,更有不少時間住在阿根廷跳舞,還正在當地籌建私人博物館
    關玲玲到處飛,更有不少時間住在阿根廷跳舞,還正在當地籌建私人博物館

在東半山家中的客廰,關玲玲遠眺着窗外繁華的維港黃昏,喝着她從阿根廷帶回來的瑪黛茶(Mate)。她喜歡加一粒從巴黎買回來的黃糖,沖第一泡,瑪黛茶夾雜香草和糖的甜味,像港式奶茶一樣可口;第二泡糖喝掉大半,茶甜中帶甘;第三泡打後,茶基本上只剩下苦味兒,但她反而越喝越起勁。「這是先甜後苦,沒有苦哪記得甜的滋味?」逾七旬的關玲玲像看破紅塵的說。茶是苦的,她的笑容卻是甜的,縱然她的人生,早已像窗外的晚霞,光熱撒盡但餘暉未滅。

聽完以下關玲玲的故事,你會相信她最有資格說「先甜後苦」的道理。兩年前,她在郵輪上中風,過了一星期船泊岸時才被送入巴黎醫院治療。「當時我走不動、吃不下、說不出話來,半身肢體僵硬。」留院七天,她問醫生第一個問題不是病情,而是:「我可以去阿根廷跳舞嗎?」然後,她便逃離醫院,飛十多小時到阿根廷跳舞去,七十歲的人任性起來彆扭過七歲小孩。「我就不相信,中風後一定要坐輪椅。」關玲玲倔強地說。奇蹟出現了,她半身麻痹的身軀,聽到激昂的探戈音樂竟不自覺的動起來。「全靠跳舞和聽音樂,我康復得很快。跳舞是我很想做的事,我不可以不做,一定要去做,慢慢我從沒有平衡力變成稍有平衡力,到現在重拾平衡,現在我半邊身不能動,你也不察覺吧?」她潛進阿根廷大街小巷的舞會(Milonga),用眼神邀舞(Cabeceo),男伴們不知她中過風,以為她是初學者,所以舞步帶點蹣跚。

康復不等於沒事發生。關玲玲的肌肉晚上會痛醒,有時身體仍會麻痹,但她卻認為中風這兩年是她最開心的歲月。「我不怕,不怕,也不怨天怨地。中風後我有個得着,我忽然覺得任何事發生在我身上都是注定的,也是為我好的,我便覺得很安樂。任何人對我好或者不好我都接受。」關玲玲說,或許這是大部份經歷過大病的人,都會感同身受。「每件事我都看得很開,甚至有人對我不好,我只是同情他。」眼前樂天愛笑的關玲玲說,以前的她並不是這模樣的。在美國UC Riverside唸數學的她原是個很犀利的女強人,在地產界和商界打拼,女婿為著名燈光設計師關永權。後來她學習攝影,並成為人像油畫攝影師,不少名人的家族都由她操刀,包括1986年香港聯合交易所正式成立的紀念特刊及毛澤東孫子一家等,退休後享受生活,最愛跳阿根廷探戈、旅行和攝影。

「以前我在大街放好相機,中間有人走來走去我會嬲,罵路人,現在我不會,覺得行人也是風景之一。」女強人變成小鳥依人。「中風後這段時間我反而很開心,我是克服而不是征服人生。電視話:打波先來下雨,我不會這樣想,落雨嗎?我會說明天再來吧。」這兩年她帶着相機和三腳架,走到世界各地旅行和自拍,由選景、拍攝、剪輯,都是由她自己一手包辦,更決定首度開展覽「La Vie En Rose」,近乎傳教似的告訴世人,正能量可以克服困難。「我的使命感是要鼓勵身邊人,無論在甚麼年紀、遇上甚麼事情,都要積極面對,活出更好的自己。」關玲玲說。

資料來源: 蘋果生活

網址:

作者:

相關標籤 - 關玲玲,中風,探戈,輪椅 關玲玲,中風,探戈,輪椅



留言

用戶圖片
留言框
我的圖片
留言框
Previous 坐輪椅操魚竿 87歲釣魚婆婆嘅愛的故事 Next 義教豎琴老師「學生教曉我,世上沒有宿命」

已成功加入收藏

我的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