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一處人聲嘈雜的食堂里,一位老先生神情慈愛,正耐心地給一位輪椅中的老婦人一點一點地喂飯――這是近日熱心網友給揚子晚報紫牛新聞發來的一段“老人照顧病妻”的視頻內容。在蘇州怡養老年公寓,紫牛新聞記者見到了視頻中的主角,77歲的胡先生和他75歲老伴劉女士。7年前劉女士不幸患了帕金森病,胡先生不離不棄,每天喂飯、喂藥。胡先生說,和劉女士結婚五十年里,照料家裡的重擔,都是劉女士一手操持的。“以前她為這個家付出了那麼多,現在輪到我來照顧她了。”紫牛新聞記者?薛馬義?實習生?黃玉琴?文/攝

喂病妻吃一日三餐?7年來從不間斷

蘇州怡養老年公寓護理院里,劉女士坐在輪椅上,全身除了脖子以外,幾乎都不能動彈,兩隻手緊攥著一塊小毛巾,旁邊的胡先生時不時為她整理一下衣襟、鬆一鬆肩膀。記者和劉女士打招呼,她只是“吱吱呀呀”,胡先生說:“她現在病情加重,已經說不了話了。”胡先生話語剛落,劉女士的嘴角流下一點口水,胡先生扯出一段紙巾,輕輕擦乾。

胡先生拉住老伴的手,跟記者說兩句就要輕輕拍拍她的胳膊,“她說不出話來很著急,我知道她生病了不好受,這樣拍拍她,她心情會輕鬆些。”

胡先生和劉女士是在2017年11月1日搬來這個老年公寓的,現在兩個人住一間房,“這邊的阿姨要同時照顧好幾個人,所以大部分的事情還是要我自己來做”。

胡先生和紫牛新聞記者說,劉女士因為帕金森病,現在張開嘴巴也挺難的,更別提咀嚼了,所以胡先生喂飯的時候要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喂。

除了吃飯之外就是吃藥了,胡先生和記者說,“她要吃的藥有五六種。”為了把劉女士吃藥的劑量和時間記清楚,胡先生特意把所有的藥名以及每一種藥需要吃的時間和劑量,都記在一張紙上。“雖然比較麻煩,但是這難不倒我,只要耐心一點就行了。”

真正難到胡先生的是扶老伴上廁所。胡先生曾當過兵,因腰傷轉業,他的腰傷屬於“三等甲級殘疾”。“我每次把她從輪椅上扶起來,腰都生疼。”胡先生和記者一邊說,一邊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腰,“每天早上喂她吃完早飯、吃好藥,我都要在床上躺一會,要不然腰真的受不了。”

跑遍上海、北京

3年換了4家醫院

當胡先生開始回憶老伴病情發展的時候,劉女士在一旁止不住地哭泣,胡先生便一邊耐心為她擦乾眼淚,一邊和記者說,“2011年4月份,她在寫字的時候就有點手抖,然後就去醫院看了,但沒有確診是什麼病”,吃了四個月藥後,劉女士的病症不僅沒有緩解還慢慢加重,先是右手寫字抖,後來筷子也拿不住了,胡先生從那時開始喂劉女士吃飯。

“後來在2011年的11月份,我們就去了蘇大附二院,那邊說疑似是帕金森,但也沒有具體確診。”胡先生說,在醫生的建議下,他開始每天早上扶著老伴在小區里散散步,但是好景不長,劉女士在散步的時候,開始頻繁摔跤,“我腰不好,也扶不住她”,胡先生回憶說,有一次在家他只是轉過身拿個東西,劉女士在扶著桌子的時候直接往後摔了一跤,“直接摔到飄窗上去了,脖子上縫了4針,”說起這個,胡先生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愧疚之色,也就是從那時候起,胡先生開始請保姆到家一起照顧。

劉女士的病情並沒有因為胡先生和保姆的照顧而變好,反而越變越糟,到了2013年左右,劉女士的右腿、右腳也漸漸不能動彈,“我們一家人為了她這個病,去了不少大醫院。”胡先生說,2013年3月份他們一家去了上海華山醫院,11月份又去了北京。

“我們在北京呆了五天,最終確診是帕金森。”在北京確診後,胡先生帶著劉女士回了蘇州。

16個保姆都嫌太累

無奈住進養老公寓

到了2016年下半年,劉女士已經全身不得動彈,只能坐在輪椅上,胡先生也很難一個人照顧她,只好請個24小時看護的阿姨。“從2016年到2017年,我一共請了16個保姆,這些保姆覺得照顧我老伴太辛苦了,就辭職不幹了,有的甚至只做了幾個小時就撂挑子不幹了。”

胡先生告訴記者請一個24小時看護的保姆,每個月需要付5000塊,除此之外,保姆要住在胡先生家裡,吃喝用度都是胡先生付錢,“每天的飯錢再加上水電,一個月支出都要超一萬了。”

胡先生和記者介紹說,每天阿姨需要燒飯、打掃衛生,衣服是用洗衣機洗,早上買菜是胡先生去買,在白天的時候,劉女士上廁所也主要是他來幫忙,喂飯、喂藥更是只有胡先生一個人做。劉女士每天晚上都會起夜一到兩次,阿姨就睡在劉女士旁邊,主要負責晚上攙扶著劉女士上廁所。“為了讓阿姨能夠好好休息,我們每天中午都要讓阿姨午睡兩個小時。”胡先生說道。

儘管如此,阿姨仍然覺得照顧劉女士太累了。“有的阿姨不想和我老伴睡一張床上,那她想要上廁所了,阿姨也不知道啊。”胡先生說,還有的阿姨覺得晚上起夜身體吃不消,甚至還有的連飯都不會做。就這樣,阿姨換了一個又一個,時間最長的也才做了兩個月,最後實在沒法子了,胡先生和劉女士才搬進養老公寓。

憶往昔心疼愛妻辛苦

說當下帶老伴好好生活

聊完找保姆的經曆,胡先生又和記者說起了他和老伴曾經相識的故事。胡先生在18歲就開始當兵了,過了幾年,比他小兩歲的劉女士也在部隊子弟學校當老師。他倆在1966年認識,1967年就結婚了,“當時兩個人就看上眼了,再加上我要跟著部隊到處訓練,就想著把婚事定下來。”

說起結婚後的往事,劉女士一時情緒激動哭了起來,胡先生連忙邊幫她擦眼淚邊說:“她真的很不容易,一個人把兩個孩子拉扯大。”原來結婚之後,胡先生跟部隊在全國各處訓練,一年都回家不了幾次,家裡的大小事都是劉女士一個人操持。

“有一次兒子生病了,我又不在家,小女兒也還很小,她就把兒子抱在懷裡,把小女兒綁在身上去醫院看病。”胡先生說,這也是後來有瞭解情況的朋友告訴他的,“她從來不和我訴苦也不埋怨我,有什麼苦都是一個人扛下來。”胡先生介紹說,現在他們的大兒子在蘇州一家政府機關任職,小女兒也考了建築工程師,“這都是我老伴的功勞。”

除了養大了兩個孩子,最讓胡先生動容的是劉女士長了一雙巧手,和劉女士結婚這些年里,他身上的毛衣、毛褲都是劉女士親手織的,這一織就是幾十年。

“她以前為這個家付出了那麼多,現在輪到我照顧她了。”胡先生輕輕撫摸著老伴的臉說。

資料來源: Sina 新浪新聞

網址:

相關標籤 - 結婚,北京,新聞,老公,上海,十年,帕金森病 結婚,北京,新聞,老公,上海,十年,帕金森病



留言

用戶圖片
留言框
我的圖片
留言框
Previous 【日本超高齡系列(一)】行無所礙 老有所尊 Next 科技執法 24小時抓違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