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月台車廂差一吋成「高牆」 輪椅人士難上輕鐵 「上車如買大細」
    月台車廂差一吋成「高牆」 輪椅人士難上輕鐵 「上車如買大細」
  • 劉啟東於洪水橋站等待兩班車才能上車
    劉啟東於洪水橋站等待兩班車才能上車
  • 現場所見,輕鐵離月台的高度達5厘米,但劉啟東的「挑車」高度僅有一吋,所以他未能成功上車
    現場所見,輕鐵離月台的高度達5厘米,但劉啟東的「挑車」高度僅有一吋,所以他未能成功上車
  • 除了月台高低不平,劉啟東說輕鐵經常擠滿人也令他難以上車
    除了月台高低不平,劉啟東說輕鐵經常擠滿人也令他難以上車
  • 「高低不平的問題不是我發現,而是長久以來的問題,為何港鐵至今仍未正視?」
    「高低不平的問題不是我發現,而是長久以來的問題,為何港鐵至今仍未正視?」
  • 量度三個輕鐵站的月台與車廂的高度距離,發現水邊圍站的問題最為嚴重
    量度三個輕鐵站的月台與車廂的高度距離,發現水邊圍站的問題最為嚴重

今年7月,時任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蘇偉文承認輕鐵天榮站出現沉降,幅度逾80毫米。輕鐵站沉降問題牽連到路軌、月台水平及架空電纜的距離,直接影響行車安全。然而,輕鐵車廂與月台高低不平的問題存在多年,即使僅僅3厘米的差距,足以導致輪椅使用者不能上車。

「即使用多點時間,我都不想搭輕鐵,因為搭輕鐵就好似『買大細』,不知道哪一班車才能上到。」輕鐵至今啟用已有三十年,近年撥款擴建月台提高服務質素,但這3厘米的距有誰會在意呢﹖

50歲的劉啟東於2011年患上骨髓癌及神經線發炎,前者經治療後已經痊癒,而後者則導致他十趾麻痺,走路難以平行。他平日多以電動輪椅出行,但早前輪椅的零件壞掉,最近則嘗試以運動輪椅外出。縱然終日要以輪椅代步,劉啟東沒有因此而減少出行意欲,他笑說:「日日都會出街返學。」劉啟東每個星期有兩天去屯門上電腦課,有時會到烏溪沙上神學課,周日則到元朗返教會。

三年前,劉啟東由元朗流浮山搬到洪水橋洪福邨,居民主要以輕鐵為來往元朗及屯門的交通工具,但劉啟東寧願花上一至兩倍時間轉乘西鐵,也不願到輕鐵站「買大細」。「月台跟車廂的高低不平,不時也要等多一至兩班車才可以上到。」

一吋之差  已成輪椅「高牆」

這天我們隨劉啟東從洪福邨出發,前往洪水橋輕鐵站。劉啟東戴上手套,雙臂奮力往前推,健全人士需要10分鐘的路程,他則用上15至20分鐘才到達輕鐵站。這時他的車速比開始時稍慢,說話也帶點喘氣聲。「電動輪椅的確是省力,但我卻想鍛鍊一下,所以這陣子都會用手動輪椅。不過,一個人用這部輪椅上輕鐵是第一次,所以有點擔心。」

前往元朗的輕鐵駛進車站,劉啟東眼看車廂離月台的距離後,不太確定能否駛進去。「想上都不能上,都是等下一班較好。」他解釋,輪椅使用者可運用「挑車」的技巧將車子往後仰起,然後利用後輪控制,跨過月台之間的空隙進入車廂。然而,「挑車」的高度僅僅限於1 吋(即2.54厘米),但月台與車廂的高度約有2.3厘米,劉啟東坦言沒有信心。「電動輪椅的輪子在腳邊,能容易量度高度;但手動的(輪子)則在腳踏後方,有時以為過到,但其實不能。」

直到第二班車到達,他把輪椅駛到月台邊陲,卻遲遲未能上車。「有啲淆底添,唔得,有啲淆底添,不如你推我上去。」劉啟東對同行的朋友說。他解釋,現時他還未習慣使用手動輪椅,加上以「挑車」來上輕鐵仍要多加練習。

除了洪水橋站,劉啟東說水邊圍、屯門碼頭及藍地站都是輪椅人士的「黑點」,當中藍地站月台跟車廂的距離高達6厘米。我們來到水邊圍站測試,當劉啟東「挑車」進入車廂時,後輪卡在月台數秒,更稍為滑後,此時他雙臂使勁發力,才能把後輪帶進車廂裡。「真的有點害怕,不是講笑。」他把輪椅停在旁邊,鎖上輪子後繼續說:「因為前輪離地太高,很擔心失平衡往後仰。」

「我們不是做雜技。」

劉啟東雖然未曾試過失平衡倒地,但在洪水橋站上車時,前輪曾卡在月台與車廂之間的空隙。「那時候很無助,幸好左右兩旁剛好有途人,否則不知道怎麼辦。」他語帶無奈地說。手動輪椅難以掌控且費力,駕駛電動輪椅是否能夠避免?他搖著頭解釋,電動輪椅的重量約50至60公斤,連同使用者的重量高達100多公斤;輪椅人士不能「挑車」,旁人亦難以予以協助。「之前聽人說電動輪椅開快一點就可以衝到上去,一來有機會撞到人,二來我們不是做雜技,不想這樣在路上衝來衝去。」

根據2018年4月發佈的《輕鐵服務提升》報告,輕鐵繁忙時間有約600位月台助理協助乘客,平均每個月台有1至3人;但隨劉啟東在水邊圍站上車,站內的職員並沒有提供任何協助。「月台助理沒有摺板,手動輪椅都還可以幫忙,但電動輪椅太重則推不來,所以他們沒有摺板也是另一個問題。」

港鐵網站設有無障礙設施搜尋器,列舉每條線路的所設的無障礙設施,唯獨欠缺輕鐵線

據2011年的立法會文件,平機會在 2001 年 7 月至 2011 年 6 月期間,就無障礙通道及設施向港鐵作出的調查,當中有7宗關於輕鐵投訴。早於2010年,已有公眾人士要求屯門巿中心站加設月台應設輪椅人士等候、填補月台與車廂的空隙等工程。

升高路軌是唯一解決辦法?

乘坐輕鐵帶來的不便導致劉啟東寧可花多一點時間轉乘其他交通工具。他每次到屯門醫院覆診時,都會先到乘坐西鐵到天水圍站再到兆康站,然後轉乘輕鐵到屯門醫院站——本來610線能直達洪水橋,車程只需15分鐘,如今卻用上45分鐘才能到達。可是,即使轉搭西鐵仍難以避免乘坐輕鐵,當中的困難會相對減少嗎? 「輕鐵的大站,例如屯門、屯門醫院或兆康,這些站的月台會做得好點,較少出現高低不平的情況,但細站就很難講。」

劉啟東坦言,每次出門均會預早兩班車的時間,避免因輪椅難以登車而遲到,但他認為無障礙環境不應如此。「輪椅人士不會怎樣趕時間,我們都有正常的社交及生活作息,為何我們就要花這麼多時間在交通上。」他曾去信港鐵反映月台與車廂高低不平的問題,但港鐵的回覆教他甚為不滿。「(港鐵)的答案好虛無飄渺,他文件有提議升高路軌,但改建月台是否更簡單呢﹖其實這個問題不是只有我遇到,為何輕鐵二十多年來都沒有正視過輪椅人士的需要﹖」

今年8月31日,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就鐵路設施出現沉降事宜召開會議,立法會議員朱凱迪詢問港鐵有否就升高路軌設立標準,港鐵車務總監劉天成只含糊答道:「列車的高低會隨著地方有所咩嘅(不同),我們仍然希望輪椅乘客能夠上落車。」

機電工程署回覆《香港01》指,署方會不時抽查港鐵公司的維修紀錄以及實地巡查有關維護工作,確保港鐵公司跟據機制定期監測輕鐵路軌與月台高度差距,並在有需要時作出調整,以符合設計要求。港鐵回覆指,輕鐵因營運需要而預留空隙,但於部分月台已設置填充膠條,並於車廂底部安裝「氣袋」,能夠讓車廂因應乘客人落車而調整輕鐵地台的高度;車長及月台助理亦接受陪訓,能因應乘客的需要提供協助。

資料來源: HK01

網址:

作者:

相關標籤 - 輕鐵,無障礙設施,輪椅,公共交通 輕鐵,無障礙設施,輪椅,公共交通



留言

用戶圖片
留言框
我的圖片
留言框
Previous 伊甸阿萬師清潔輔具工場 讓「礙」更便利 Next 為身障者服務通用計程車被爆加收費 花縣府:可投訴

已成功加入收藏

我的標籤

登入

請先登入方可可進行此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