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理大退休教授巧手為殘障病人做衫褲 關顧心靈助重拾自信
    理大退休教授巧手為殘障病人做衫褲 關顧心靈助重拾自信
  • Frency取出送給地震傷者的衫褲,示範如何打開接口
    Frency取出送給地震傷者的衫褲,示範如何打開接口
  • 中心剛剛搬到理大校園內的新址
    中心剛剛搬到理大校園內的新址
  • 伯伯身上有雙造口袋與尿袋;(右圖)Frency與同事幫伯伯做的睡褲。
    伯伯身上有雙造口袋與尿袋;(右圖)Frency與同事幫伯伯做的睡褲。
  • 其中一款輪椅雨衣的樣本。
    其中一款輪椅雨衣的樣本。
  • 前長後短的裙,Frency說是為了讓輪椅人士不會覺得不舒服
    前長後短的裙,Frency說是為了讓輪椅人士不會覺得不舒服

潮流興Fast Fashion,買一件不過百元的衫、棄掉一條不稱身的裙,在不少人眼中是等閒事。但對身體有缺陷的人來說,一件稱身的衣服卻可能是「奢侈品」。11年前,時任理工大學紡織及製衣學系副教授吳秀芬(Frency)開設中心,為長期病患和殘疾人士度身訂做衫褲。她記得:「最初做的時候,好多人都話俾我聽,佢哋平日最興一樣嘢:著唔到就著大啲,再唔得就搵塊氈遮住算。」曾經有坐輪椅病人因脊椎移位穿不了褲,所以只穿著兩個及膝褲筒、大腿蓋一張氈,來中心找Frency幫忙。

Frency巧手縫製的衣服,11年間,給予病人心靈關顧:方便、保護、信心、尊嚴、新生活。

Frency最記得一次,約莫是十年前,有位物理治療師傳真一幅照片給她,相中的伯伯身上有兩個造口袋,還要提著一個尿袋,物理治療師跟Frency說:「伯伯入完手術室出來就三個袋,他好擔心,成日驚啲袋甩,好累贅咁。」而且伯伯因為覺得醜樣、又怕袋跌,手術後就不肯踏出房門,甚至出現抑鬱症狀。

這是Frency第一次遇到雙造口袋的個案,只能憑著做尿袋褲的經驗一試。她與同事做了一條睡褲,褲頭高及肚臍,因為要做兩個袋放造口袋,外面再車一層布,可以用拉鏈打開,方便醫生檢查和更換,而且看不見造口袋。她們又加強了褲頭帶的承托力,讓伯伯不用整天擔心造口袋跌下來。另外,她在褲管外做了一個袋放尿袋,喉管不會外露,令這條褲的外表與一般睡褲無異。

Frency將褲送到伯伯所在的護養院,本以為在會客室稍候就入房看伯伯穿成怎樣,「點知過了一陣,個治療師就同埋伯伯一齊出來見我。我已經知道bingo!因為佢話伯伯唔願意行出房門,但最後佢肯著住套衫出來俾我看,我就知道套衫成功。在那個moment,我自己幾感動的,伯伯無講過一句嘢,只是微微對著我笑。」

Frency為她的服裝起名Care Apparel(康健服裝),Care是關顧的意思,她認為所做服裝不一定有很大的實質作用,但希望能夠做到心靈關顧。例如這位雙造口袋伯伯,Frency在電台節目受訪時提到:「讓佢著得企理點、齊整點,有番信心。希望他不會因為掛住好多袋,而覺得同其他人有唔同。」

訪問這天,中心來了一位訂做輪椅雨褸的伯伯。職員讓伯伯穿上一件軍綠迷彩雨褸,然後量度各部分尺碼。職員量完說:「帽的長度剛剛好,再長就會遮到眼,條頸做大一寸,冬天穿的衣服厚。」Frency問伯伯:「今天來做雨褸嗎?你怎會識得來找我?」伯伯回應:「我以前來做過(雨褸)嘛,昨天不見了。」伯伯表示,最初是因為社福機構職員介紹,才認識這所中心。

在未有輪椅雨褸出現之前,Frency說,坐輪椅者雨天只能用單車雨褸,但尺寸不合適,雨褸可能會捲入車輪,相當危險;又或者雨褸未能覆蓋電動輪椅的控制器,可能會引致故障。現時輪椅雨褸有幾款,適合不同需要人士,例如「兩件頭」雨褸,上身是一件及膝有帽斗篷,下身是包裹下肢的圍裙, 方便使用者自行穿上及脫下;亦有一款有袖雨褸,適合手部靈活或需用手推動輪椅的人士。

輪椅雨褸的設計本來沒有「腳冚」覆蓋腳部,直到中心開業兩、三年後的一天,有位坐輪椅的女士來到中心,送Frency一個「腳冚」說:「我以前試過做十多塊,自己找人車,送俾我的輪椅朋友,他們都說幾好架。」Frency欣然接受建議,「坦白講,未有我們之前,人哋都要解決生活問題,坊間卧虎藏龍,哈哈哈。這個也是我好開心見到,我們中心是一個小小的平台,希望可以收集到更多民間智慧;或者有需要的人,以前他們想找人幫也不知去邊;或者你有好好的design,淨係俾隔離屋用了,很多人無得用。」

後來,Frency再加以改良,「本來就這樣一塊布,後尾我們發現要有兜笠番住。我們以為好似枕頭袋,笠住就得,但用了一段時間,有user feedback(用家反映)說那些角最好是圓的。原來對於輪椅人士,那個尖了出來的角,會令他看不到地下有石仔,所以要好貼。」

Frency表示,中心目前做得最多的是保護衣。「大家都想像不到,原來香港有這麼多人精神有問題,不是講笑,不一定是認知障礙,後生的有uncontrolled behaviour(不受控行為),譬如後生女會掀起件衫。另外,老人痴呆的不代表feel不到不舒服,他們有些會拿尿片的吸水珠當糖食、用過的尿片收落櫃桶,所以要設法不讓他們除衫。」 

在Frency處理過的個案中,年紀最細只有幾歲,這個小女孩因為精神問題而經常打自己的眼睛,導致出現白內障,動過兩、三次手術,醫生表示這樣下去可能會失明。不僅女孩受傷,她的父母因為無法時刻看著她,以致精神壓力極大。有NGO這時候找Frency幫忙,「我們不是醫生,不能提供醫學上的幫助,只能在衣服設計上阻止她傷害自己。」

為女孩縫製的保護衣設計其實很簡單,Frency說:「點都要有些東西綁住,又可以活動下,在檯面搞吓嘢就得,不要遞起手,好似蝙蝠袖這樣。」 本來的設計是用一條帶連繫女孩的手到腰間,希望可以阻止到女孩將手遞到上眼睛的高度,但試用的時候,女孩的腰骨柔軟,可以輕易烏低身讓手打到眼,這是Frency始料不及的。於是將那條帶從手連繫到胯下,這便成功了。

Frency指:「有時無法不約束,不約束就保護不了她,但我們又無理由話鼓勵人約束。」中心其中一個原則,是必須要有認可的醫護人員建議,才可做約束衣,「如果有個屋企人來話『你幫我做件衫,我綁著啊嫲』,我們不做。」

剛退休的Frency,多年來在理工大學紡織及製衣學系專研Clothing Technology(服裝應用技術)。十多年前,她看到一些論文講述殘疾人士的服裝需求,但發現「好多研究寫完paper就完了,係咪落到民間呢?真係寥寥可數。」 就算與醫護界的朋友聊天時,他們亦不知道有這樣的服裝。於是,Frency問一句:「點解無人做呢?」她坐言起行,在香港做「康健服裝(care apparel)」。 

籌備期間,她試過從外國買入「adaptive clothing」,主要指讓提不起手的病人較易穿的衣服。12年前她嘗試從美國網購一件服裝,「他們不賣給我,可能當時的mail order不是那麼普遍,說只寄北美,我那時真係幾激氣。最後,我找個在加拿大的朋友,叫他收了再寄來。這令我覺得,不要說沒有錢的朋友,有錢都不是那麼容易買到。」她又試過從英國買入一件雨褸,算上運費索價60幾英鎊,而且物料不適合香港天氣,「可能他那邊的天氣涼點、凍點,我覺得啲料好焗。」

在香港,她就經常利用課餘時間探訪護養院、老人院、醫院,了解用家的需要。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她問一位媽媽:「仔仔成日瞓在這裡不動,著衫會否有困難?」媽媽回應:「他已經好慘了,不要搞他啦。」Frency深刻感覺到:「他們有錯覺,所謂特別的衫就是古靈精怪。我覺得這個concept(觀念)是好錯的,給我更清晰的印象,他們根本不認識care apparel。」

可喜的是,就在探訪老人院期間,她看到一張單張,知道有一個人專門幫穿衣不便的長者做衫。Frency說:「反正她一個人做的收入不高,所以我邀請她來。我自己以前無乜接觸老人院,但係嗰位同事已經在老人院做了很多年,可以在她身上取得多點經驗。」再加上有舊同學資助,Frency獲得330萬元作為啟動基金,並由理工大學提供場地,於2007年成立了綾緻康健服裝中心。Frency自覺幸運:「我覺得我開這個centre都有些天意,幾順利的。」

剛退休的Frency,多年來在理工大學紡織及製衣學系專研Clothing Technology(服裝應用技術)。十多年前,她看到一些論文講述殘疾人士的服裝需求,但發現「好多研究寫完paper就完了,係咪落到民間呢?真係寥寥可數。」 就算與醫護界的朋友聊天時,他們亦不知道有這樣的服裝。於是,Frency問一句:「點解無人做呢?」她坐言起行,在香港做「康健服裝(care apparel)」。 

籌備期間,她試過從外國買入「adaptive clothing」,主要指讓提不起手的病人較易穿的衣服。12年前她嘗試從美國網購一件服裝,「他們不賣給我,可能當時的mail order不是那麼普遍,說只寄北美,我那時真係幾激氣。最後,我找個在加拿大的朋友,叫他收了再寄來。這令我覺得,不要說沒有錢的朋友,有錢都不是那麼容易買到。」她又試過從英國買入一件雨褸,算上運費索價60幾英鎊,而且物料不適合香港天氣,「可能他那邊的天氣涼點、凍點,我覺得啲料好焗。」

在香港,她就經常利用課餘時間探訪護養院、老人院、醫院,了解用家的需要。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她問一位媽媽:「仔仔成日瞓在這裡不動,著衫會否有困難?」媽媽回應:「他已經好慘了,不要搞他啦。」Frency深刻感覺到:「他們有錯覺,所謂特別的衫就是古靈精怪。我覺得這個concept(觀念)是好錯的,給我更清晰的印象,他們根本不認識care apparel。」

可喜的是,就在探訪老人院期間,她看到一張單張,知道有一個人專門幫穿衣不便的長者做衫。Frency說:「反正她一個人做的收入不高,所以我邀請她來。我自己以前無乜接觸老人院,但係嗰位同事已經在老人院做了很多年,可以在她身上取得多點經驗。」再加上有舊同學資助,Frency獲得330萬元作為啟動基金,並由理工大學提供場地,於2007年成立了綾緻康健服裝中心。Frency自覺幸運:「我覺得我開這個centre都有些天意,幾順利的。」

Frency翻看紀錄冊時,說出一個個病者故事,憶起每個設計如何構思。一本紀錄冊只是輯錄了小部分案例,Frency看罷從背後的衣櫃取出一些有趣的服裝介紹。當中有前長後短的衫及裙,是為了讓長期坐輪椅者不會覺得不舒服;亦有看起來與一般服裝無異但設計成前穿的上衣,Frency還笑說自己曾貪得意穿這件衣服上課。她指:「我們的款,你會發覺好普通,周街都係啦,咁我哋就成功。我就係要做到好生活化,你又肯著我又肯著。」

Frency拿出一套灰色服裝,是為汶川大地震的傷者所做的。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理大的康復治療科學系派員北上協助災民裝義肢,同時邀請Frency為傷者做康健服裝。「嗰時話好多人跌斷手、跌斷腳。我們做了一套這樣的衫同褲。這件衫是夾底開的,最得意的地方,是可以就咁笠落去。或者你同佢沖完涼,佢打晒石膏,只要瞓低佢,就可以幫佢著。」那時候中心找來一批義工,做了200套衫再經康復治療科學系送到汶川。

Frency時常舉一個例子:「如果我走去問一個老人家『你需要咩圍裙』,他是答不到你的,但如果我拿著一條靚靚的圍裙問他『鍾唔鍾意這條圍裙』,他就會答到你,因為有得比較。」這就是她口中所說的knowledge gap(知識鴻溝),「因為他心裡面完全不知可以有第二個選擇,當他以為無選擇,就著番普通的衫。」

即使殘疾人士和長者知道自己有得揀的時候,大眾的一些看法卻讓Frency失望。她說:「我最初做的時候,有人直情同我講『坐輪椅的,落雨仲出街?』我覺得係唔fair(公平)的,有些是返工、有正經事,例如看醫生,就算他是玩,也是right(權利)來的。」她覺得社會經常忽視了「衣食住行」裡面的「衣」,「無想過著衫不方便、著到你醜樣(也要關注),好似覺得這些是奢侈品。但我夠膽講,雨褸不是奢侈品,保護衣也不是奢侈品,就算是一條口水肩,也不應該是奢侈品。」

經過這11年,Frency已經退任教職,但未有計劃退任中心總監,因為她發現衣物其實仍有許多未知的作用,可以幫助不同人。Frency仍打算為填補這個「Gap」而努力,她始終相信:「衫,可以用來幫人,可以用來做社會服務。」

綾緻康健服裝中心
電話:3400 3369 / 3400 3092
地址:九龍紅磡香港理工大學W203室
網頁:http://www.polyu.edu.hk/itc/cac
開放時間:
- 星期一至五:9:00am - 1:00pm;2:00pm - 6:00pm
- 星期六:9:00am - 1:00pm 

資料來源: 眾新聞 CitizenNews

網址:

作者:

相關標籤 - 綾緻康健服裝中心,理工大學,副教授吳秀芬(Frency) 綾緻康健服裝中心,理工大學,副教授吳秀芬(Frency)



留言

用戶圖片
留言框
我的圖片
留言框
Previous 〈北部〉竹北快車道、無障礙斜坡 遇雨積水 Next 傷殘及長者︰畀條生路行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