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90後”輪椅女孩:身體不便決定不了人生方向
    “90後”輪椅女孩:身體不便決定不了人生方向
  • 樊蓉參加競技體育
    樊蓉參加競技體育

“國慶我守在電視機前觀看閱兵式,特別自豪。十多年來,我深刻感受到社會發展速度之快,特別是殘疾人事業的突飛猛進。比如無障礙城市的建設,能讓我坐著輪椅去圖書館看書,去電影院看電影。”談起自己的國慶假期,“90後”樊蓉爽朗地打開了話匣子。

兒時,意外讓這個杭州女孩再也無法站起來。但面對不幸,她沒有一蹶不振。作為一名在讀大學生,樊蓉獲得過全國殘疾人運動會射箭比賽的第四名,還創辦培訓學校圓了自己的“講台夢”。“文武雙全”的她,成為了生活的“強者”。

“書是我的慰藉”

小時候的樊蓉外向而膽大。四年級時,轉來新學校剛滿一年的樊蓉決定競選大隊長。那時,個子小小的她一聲不吭寫好了競選詞,通過教室裡的電視,向全校師生表明自己的優勢和決心,最後成功當選。

乖巧貼心、成績優異的樊蓉是家長眼中“別人家的孩子”。五年級的一次意外影響了她的一生——同學間的打鬧導致頸椎受傷,血塊壓迫神經。自此,樊蓉再也沒能站起來。

當時的場景,媽媽黃東蘭記憶猶新。樊蓉縮進了自己的“殼”裡,變得內向又自卑。“無論誰來家裡,她都會躲到房間裡。有一次高燒要去醫院,她一出家門,就把頭窩進爸爸的懷裡,不讓任何人看見……”

在父母的引導下,不願出門的樊蓉開始看書,她將自己完全沉浸在書海裡,渴望從書中找到自己人生的答案。“那個時候,只有書是我的慰藉。”樊蓉說。

2010年10月,自意外後再也沒有踏入學校的樊蓉參加了初一第一次單元考,數學得了全年級唯一的一個滿分,老師和同學都感到驚訝,但黃東蘭明白這是樊蓉付出無數汗水的結果。

從那以後,不論大小考試前,黃東蘭都會提前做好“後勤服務”——為樊蓉備上滿滿一盒的筆芯。複習時,樊蓉平均每天要消耗一支筆芯,“文科功課需要做的筆記多。”樊蓉笑著解釋。

“競技體育教會我堅強”

2012年暑假,安靜、沉穩的樊蓉被射擊教練選中參加杭州市青少年殘疾人錦標賽。這也成為樊蓉命運的轉折點。

上肢不穩成為樊蓉運動生涯中的首道難關。為了維持穩定性,她穿上厚厚的軍大衣,將槍死死扣在軍大衣間。正逢盛夏,訓練館沒有空調,為了確保射擊準度,樊蓉要求關掉電扇進行訓練,汗水在她身上止不住地流。最終樊蓉獲得SH1混合氣步槍臥射30發冠軍和SH1女子10米氣步槍立射20發亞軍。

“那次比賽的獎金是我人生的第一份收入,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財富,它讓我懂得了付出一定會有回報。”樊蓉說。

2015年,樊蓉代表浙江參加了ACAC全國射箭俱樂部邀請賽和全國殘疾人射箭錦標賽,並在第九屆全國殘疾人運動會上取得了兩個第四名的成績。

比賽的佳績不斷撞擊樊蓉內心的高牆,她意識到身體的不便決定不了她的人生。“競技體育是我人生中最寶貴的經歷之一,讓我真正開始接受這樣的自己。我一直不甘心人生就這樣下去,競技體育促使我嘗試,教會我堅強。”

“是教育幫我實現人生價值”

如果說學習讓樊蓉走出黑暗,射擊使其自立自強,那麼走上三尺講台則讓其實現了人生的價值。

樊蓉開始進行職業規劃,教書育人成為樊蓉的夢想。大一時,在父母的幫助下,樊蓉成立了自己的“學校”——凡榮培訓學校。只要一有時間,她就與學生們待在一起。

樊蓉記得,曾有個小女孩跑來問她:“蓉蓉姐姐你猜我們給你的備註是什麼呀?”樊蓉破口而出:“蓉蓉姐姐?”小女孩回答:“不對,是媽媽。”欣慰與感動隨之湧來,她明白,是教育幫她實現了人生價值。

培訓班穩定後,樊蓉開始思考:教育是否只有書本一條路徑?她認為學習不一定必須靠課本,通過藝術、運動等方式也能學到課本里學不到的東西。彼時,開辦藝術培訓的念頭在樊蓉心裡發芽。

一次巧合使樊蓉見到了舞蹈藝術家楊麗萍。在楊麗萍的幫助下,其旗下的雀之戀藝術培訓中心於今年4月落地杭州,其經營者正是樊蓉。截至目前,40多位怀揣藝術夢想的學生在此學習。

又是一年丹桂飄香時,22歲的樊蓉開啟了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年,她正努力學習,為下半年的心理學研究生考試做準備;樊蓉的父母也依舊在積極尋找各類專家,他們希望樊蓉有一天能重新站起來……(完)

資料來源: 中國新聞網

網址:

作者:

相關標籤 - 90後,輪椅女孩,身體,人生方向,樊蓉 90後,輪椅女孩,身體,人生方向,樊蓉



留言

用戶圖片
留言框
我的圖片
留言框
Previous 輪椅上的作家史濟榮,雖然失去了健康,但也得到了很多!

已成功加入收藏

我的標籤

登入

請先登入方可進行此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