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傷健演活劇團的煉成
    傷健演活劇團的煉成
  • 優異獎得主《演活藝術》表演照
    優異獎得主《演活藝術》表演照
  • 優異獎得主《星期六快樂四小生》表演照
    優異獎得主《星期六快樂四小生》表演照
  • 優異獎得主 - 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手與歌家族表演照
    優異獎得主 - 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手與歌家族表演照
  • 森林樂聾人舞蹈團表演照
    森林樂聾人舞蹈團表演照
  • 鄧麗銘棟篤笑表演照
    鄧麗銘棟篤笑表演照
  • 《肥瘦雙煞》表演照
    《肥瘦雙煞》表演照
  • 譜譜光繪》表演照_1
    譜譜光繪》表演照_1
  • 譜譜光繪》表演照_2
    譜譜光繪》表演照_2
  • 心光實驗樂團表演照
    心光實驗樂團表演照
  • 四位評審包括:(左至右)不加鎖舞踊館藝術總監王榮祿先生、香港演藝學校戲劇學院—戲劇學科/應用劇場系主任及碩士課程統籌(戲劇)黃婉萍女士、《藝無疆2017》藝術監督兼審委員會主席鄭傳軍先生及香港藝術發展
    四位評審包括:(左至右)不加鎖舞踊館藝術總監王榮祿先生、香港演藝學校戲劇學院—戲劇學科/應用劇場系主任及碩士課程統籌(戲劇)黃婉萍女士、《藝無疆2017》藝術監督兼審委員會主席鄭傳軍先生及香港藝術發展
  • 《藝無疆2017》藝術監督兼審委員會主席鄭傳軍先生(左)頒發隊伍特別獎給《肥瘦雙煞》
    《藝無疆2017》藝術監督兼審委員會主席鄭傳軍先生(左)頒發隊伍特別獎給《肥瘦雙煞》
  •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行政總裁栢志高先生(中)頒發最傑出藝術表現獎給《譜譜光繪》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行政總裁栢志高先生(中)頒發最傑出藝術表現獎給《譜譜光繪》
  •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署長李美嫦女士(中)頒發最具演藝潛質獎給香港復康力量中樂團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署長李美嫦女士(中)頒發最具演藝潛質獎給香港復康力量中樂團
  • 香港復康力量中樂團表演照
    香港復康力量中樂團表演照
  • 社會福利署副署長(服務)林嘉泰先生(中)頒發最佳共融獎給心光實驗樂團
    社會福利署副署長(服務)林嘉泰先生(中)頒發最佳共融獎給心光實驗樂團
  •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署長李美嫦女士(中)頒發最具演藝潛質獎給森林樂聾人舞蹈團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署長李美嫦女士(中)頒發最具演藝潛質獎給森林樂聾人舞蹈團
  • 香港展能藝術會主席林彩珠女士(左)頒發最佳創意獎給鄧麗銘
    香港展能藝術會主席林彩珠女士(左)頒發最佳創意獎給鄧麗銘

「藝無疆」是香港展能藝術會的年度盛事,今年以《Play It Loud 藝高人膽大!》為主題,冀望能夠繼續發掘更多展能藝術達人,大匯演已在10月7日於葵青劇院演藝廳順利舉行,在是次大匯演非常成功,九個入圍決賽的表演單位,突破傳統舞台表演的框框,為觀眾呈現豐富而立體的藝術體驗。是次表演者中,有幸認識一個藝術團體「演活藝術GIA Theatre」的藝術總余玉華(GIA)。GIA 是資深舞台藝術家、香港演藝學院畢業生,一直積極將表演藝術融合社會工作,以戲劇教育作平台,本着以生命影響生命的信念,發揚藝術之真善美。
  
GIA說起與香港展能藝術會認識的經過,「我在2010年開始籌辦原創傷健音樂劇,但未知道有香港展能藝術會。直至2017年初被展能邀請做一個話劇,當時我只是做一個演員,及後知道「藝無疆」這個每年一度的藝術比賽,便毅然參賽並很幸運地入選到決賽,成功將《輪上系列》送上這次的大匯演。」

GIA再跟我們分享有關輪上系列背後的故事:「在2012年初我們構思一個有關輪椅人士的故事,從此開始演出輪上系列,第一部演出是《輪上。我更強》,第二部是《輪上。心更清》,至於第三部曲希望未來有更多資源開發。是次參賽《輪上。我更強2.0》本來是一個90分鐘的演出,因為很多點滴都想同觀眾分享,要將它濃縮到8分鐘板本難度更是非常之高。戲劇是一個包括語言、動作、佈景設計的藝術表演,因時間再加上地點等問題更加是難上加難,但最後我們決定仍要挑戰這件事情。」

參賽作品《輪上。我更強2.0》內容圍繞輪椅人士的兄弟情,是次演出中GIA的角色是導演,主角落在在GIA劇團已有一段時間的2位資深演員-呀青和奸仔身上。《輪上。我更強2.0》所取題材非常貼地,演員導演合作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這段戲我們是想表達兄弟情做主線,呀青和奸仔私底下是一對好兄弟,事源呀青在受傷的時候,把自已躲藏起來不願意接觸任何人,奸仔本身是一個好有心的義工,經常去幫忙及上門探訪很多同路人,後來經奸仔鼓勵下,呀青重身走出來,變得更強。」GIA表示,知道這個故事之後,很想將這真實的故事和觀眾及同路人分享。

 GIA回憶說:「在多年第一演出《原創傷康音樂劇 - 愛生命感動感想》,當時同台演出有大約三十人,當中包括輪椅朋友及不同的傷健朋友,視障及智障等朋友一起做音樂劇。在演劇過程中,發現呀清及奸仔他們很有天分。」未來一定是顆新星,所以我就不斷地將他們擺上舞台,從此之後我們就開始合作。
 
從低谷至舞台-呀清的故事
 

《輪上。我更強2.0》主角呀青,意外受傷後成為傷殘人士,幸好認識到奸仔及GIA,不只帶他振作,更讓他拋開一切壓力去合作演出。他說:「在未受傷時我是一位平面設計師,現時會用我的專長義務幫一些社褔機構做封面設計、Banner設計及月刊封面設計等。回想起我在2002年因為一場交通意外,令我身體癱瘓。八年後2010年適逢李嘉誠基金舉辦的首個全港「四肢傷殘聯賽音樂劇」,在活動中認識GIA,在那個比賽中我是表演唱歌及跳輪椅舞。呀青還笑說雖然我平時喜歡唱卡拉OK,但不代表唱得好聽。」GIA 接著說:「下次希望可以制作一套音樂,一定要找呀青做男主角,讓他可以一展歌喉。」呀青大笑著說 :「 你們記得買門票呀!」
 
呀青表示過程中最難忘是最初加入劇團,本身沒有任何演話劇知識。「最初彩排時,發覺演話劇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發覺其他人的走位及動作都很快,再感覺到自已身體有很多限制「後來經GIA協助及鼓勵下,我們雖坐輪椅,但肢體加上面部表情,都可以做到所想做的事,就慢慢地堅持下去。已往幾年已累積不少演出機會,慢慢發覺我們的演出非常有意義,現在當有機會時,還會拉攏一些新的輪椅朋友一齊演出。」

呀清以自己的經歷分享,鼓勵有興趣演戲或試新活動的輪椅朋友加入。「在追求夢想之餘還可以幫助別人,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感覺十分有滿足。如果有興趣想玩話劇、唱歌或跳舞的輪友,首先不要當自已是傷殘人士,先不要顧慮身體的限制,最重是要有信心,便何以一路走下去。」
 
非一般的奸仔 – (何偉強)
 
《輪上。我更強2.0》另一位主角奸仔,自少有類風濕關節炎,坐輪椅接近二十幾年,在96年開始做義工,正如劇本所寫,在一次探訪出認識了呀清。他跟我們分享:「在2011年認識GIA,鼓勵輪椅朋友都可以參與話劇演出,就這樣情況開始話劇演出直至現在。」

訪問當日GIA苦笑說,每次彩排都有血有淚,「彩排時間頻密,一位正常人士要坐幾小時已經非常辛苦,更何況輪椅人士呢?」奸仔本身除坐輪椅外,四肢活動能力也有限,而礙於劇團的資源有限,GIA 通常會在演出前兩星期進行密集的排練。奸仔笑說:「雖然密集但是GIA非常體諒我們,一般都是幾小時。但是接近演出前幾天就會加至六七小時了。在踩排期間,GIA最勞氣的事就是我的對白及走位。」
GIA接著說:「奸仔是一個很有創意的演員,他喜歡玩即興其實我都很歡迎的,但是在一般情況下他的爆肚玩即興,多數是忘記對白玩執生。」
奸仔笑說:「我玩爆肚的對白通常在一般劇團不能出街的,要在詹瑞文的劇團才能說出口呀!」

2011年的第一次演出最令奸仔難忘,奸仔分享 :「當時我是第一個出場只是講幾句對白,接著就會輪到呀青說,可能我平時習慣直呼呀青這個名字,一時間改不到口直呼呀青,而忘記他在劇中的名字,當時自已我都不知所措。時至今日我都印象深刻,畢竟是第一次演出。」但說起往事時,呀青和GIA都笑說已經記不記得這件事了。
 
《輪上系列》刻劃香港

說我的藝術團每年都會有幾主條線同步發展,例如傷康系列、學校教育劇場和戲劇教育。另外每年會和呀清及奸仔聚會一兩次外,劇團還會做環保劇、戎賭劇,還有宣揚平等信息和學校巡迴演出等。雖然會感覺到身體疲倦,但是在創作靈感上每日都有新的想法想去做,「因為藝術來自生活,當你每日用你的心眼去生活,每日都有新的題材。每次和呀清奸仔一起,都會共同發現到一些新的東西共同去探索,所以每一次都會有新的事情想和觀眾分享,奈何我們不夠資源用多些不同的方法去表達給觀眾看。」
 

資源是一個問題,另外場地好同樣是一個大問題,GIA說:「想多些輪椅朋友入場觀看,現時香港表演的場地,一般只可以容納幾個輪椅朋友,所以劇團每次表演都會選擇一些地方細小的場地,因為這樣可以近距離接觸觀眾。我地現時表演《輪上。我更強》時,所有觀眾都會坐在地上。健全及輪椅人士會坐在中間,再用輪椅圍繞觀眾演出。」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黑盒劇場」是一個他們常去的表演地方,因為無論輪椅演員或輪椅朋友都比較容易去到。「其實我們曾經想過把「輪上。我更強」帶入學校,但礙於地方及交通設施不足,最後為有打消這個想法。」

眾多輪上系列的表演中,GIA說:最難忘是第二部曲「輪上。心更清」,因為將情緒病融入在這劇目中,而GIA很佩服這次演員的勇氣。「可以用自已的故事擺上舞台,並不是這麼容易把自已過去的傷口再次展現出來,其實他們想展示復原的力量及意志,所以我個人感覺是非常難忘。我從來沒有對他們有特別優待,同樣地我會對他們有專業演員的要求。起初還會用劇本遷就他們,後期發覺他們非常專業,在演藝上還會要求多一點,最終他們都可以達到我的要求。」

 
鏡頭背後…
 
經過多次演出,他們對香港無障礙設施有什麼看法呢?

GIA表示 :「香港現時的無障礙設施絕對不足夠,平時我們排戲的時間已經非常緊迫,輪椅演員每逢去洗手間都要我們幫他開門,因為通往洗手間的門十分沉重,令到輪椅人士非常之不方便。有一次在將軍澳的單車體育館,每次我們排練的時間都比較長,演員去洗手間都是很正常的事,問題就是這樣發生,因為我們劇團中有部份是輪椅人士,每次去洗手間都要很長的時間,原因是通往洗手間的門實在太重,一般輪椅人士根本無法推開,每次都雖要別人幫忙推開對門才能順利去到洗手間,曾經有輪椅演員在通道中被困要找別人求救,」GIA 很勞氣說:「為什麼通道門會這麼重? 這些無障礙設施是不是應該事前資詢一些使用者,怎樣的門才適合輪椅人士?

還有一件事令GIA十分努氣說 : 為什麼香港現時一些文化表演場地,完全沒有顧及輪椅人士的需要,往往只得幾個輪椅位子。還有我第一次做的音樂劇「生命感動感想」在荃灣大會堂演出,所有輪椅演員全部都去不到化妝間,因沒有升降機到達只能夠在舞台旁邊,搭建一個臨時帳蓬給他們休息及化妝,作為一個文化藝術表演場地確實不夠細心。

奸仔接著說:「作為一個殘疾人士一定要有自已的求生本能,所以我每去一個新的地方都會細心觀察,通常一些舊的建築物都會有斜道,不會容易被人發現,它們一般都設在後樓梯接近垃圾房附近,多數都設有貨用升降機,雖然很污糟,但總好過沒有升降機直達。」在二十多年輪椅生涯中奸仔認為現時的無障礙設施確實比以前有進步,但近十年發覺有一些新建築物,內部都設有不同無障礙設施,但有部份設施根本沒有考慮使用者的使用。「例如將軍澳的單車體育館的通往洗手間通道,完全沒有顧及輪椅人士的需要,一個人根本無法獨自前往。再加上體育館的後面出入口,只設玻璃推門,輪椅人士根本沒有能力推開,更要繞一個圈從正門的自動門進人,為什麼當初興建時不考慮到前後門都設自動門呢?」希望日後政府有關部門興建所有建築物時,多一點聆聽殘疾人士的聲音或讓殘疾人士參與無障礙的設施咨詢。

資料來源: Free Guider

相關標籤 - 香港展能藝術會,藝無疆,Play It Loud 藝高人膽大,輪上。我更強2.0,余玉華,許毓青,何偉強 香港展能藝術會,藝無疆,Play It Loud 藝高人膽大,輪上。我更強2.0,余玉華,許毓青,何偉強



留言

用戶圖片
留言框
我的圖片
留言框
Previous 傷健共創「通天達人」 Next 「e-Connect就業連網」招聘會暨僱主分享會
:
: